众赢体育娱乐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招商广告位
查看: 492|回复: 34

[博彩经历] 2019年我揭开了菲律宾小黑屋里惨状的冰山一角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20-3-31 14:12:38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2020年快乐

马上注册赢博,结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社众赢。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注册

x
这篇文章写在19年六月中旬,当时只在公众号发了一章,但是被发赢马论坛里,后来有朋友加了我,我才知道怎么回事。

但是搬运工只搬运了第一章,因为其余部分我没有在公众号发出来,这篇文章太影响我自己情绪了,所以被我从公众号删掉,去年7月又发到了塔读文学网,这是国内的一个小说网站。

写这些内容出来不是为了贬低某公司,只是为了说一下文中那栋楼的一些事情。

接下来一个月一百多个这栋楼的菜农加了我,有人说去上班一个星期了才知道那里叫拉斯皮纳斯,有人说想把那栋楼炸了。

这些菜农的评论都是8月的事情了,在7月我就给同事说过我要灭了拉斯,我要让它跳票翻倍,让人事招不到人,定了票也跑掉,除非你不说拉斯皮纳斯。

因为只要百度地名前排五篇都是我的。

去拉斯皮纳斯接人之前,我也和很多人一样以为很多不公平遭遇都是调侃,我以前的文章大多都是激情的,人事招人的时候总会被问菲律宾是不是很黑,是不是不给钱,人事会说‘每栋楼都有好的和不好的’,这句话是我先在文章里发出来的。

从小黑屋接人之后,我感觉脸疼,天天写写写,有人被打成那样了,我居然之前一直都不信,还以为是他们自己做错了事情。

他们自己肯定也有错,但是被打成那样,还被囚禁起来,拍视频给家里,这有点过分了。

所以以前很多带点美好的文章我都删了,只剩下别人转载的和转载后说是自己写的,我删不了。
菲律宾3.jpg


已沫是一个32岁男人的网名,他问我菲律宾能不能来,我说能,黑的地方不多,你运气没那么差。他说他去玛卡提做客服。我说客服你年纪有点大,小心点。他就没理我了。

半个月后他加我,说自己在拉斯皮纳斯。我说之前不是已经写了那个地方不能去。他说他不知道那是拉斯,知道的话护照不要也要跑。

于是他后来也成了小黑屋故事里后面部分里的人,去年已沫回国了,给我发照片陪爸妈在三亚度假。

去年我从拉斯接人回来,我感觉那栋楼一年内肯定会死人的,没想到9月份就真的死了一个,那时候我对已沫说,菲律宾以后肯定会有绑架组织,专门绑架老板和主管,这里负债百万的人太多了,来了看到老板对待员工没法律制裁,绑架组织也会出现。

并且针对负债,向往,绝望,囚禁,虐待,法律空子,三十多岁的人负债百万做狗推不如绑架老板,种种分析,肯定会有绑架组织的文章。

第二天已沫说他把文章在飞机群里到处发,有几十个人想和他一起绑架,先绑架拉斯的前任老板,他说自己做过侦察兵,可以冲锋也可以侦察。

我劝他立刻停掉这个想法,你恨那个老板我知道,但是那栋楼那种管理模式,不是员工反抗把老板打死,就是员工被老板打死,不管谁死,你的恨都可以报了。

没等两个月,他的仇真报了,拉斯整栋楼被查,许多公司跑路搬到了别的楼,并且之前的很多公司人事主管和推广主管,几乎全被开除。

在瘟疫来之前,拉斯顶不住被查的压力搬出去的公司,大部分都从原来的百人规模变成了十几二十人的规模,人心散乱,频临倒闭。

现在菲律宾瘟疫正在爆发,对于这种小公司来说,也是很大的考验,现在做菠菜公司没那么容易了,大老板投两百万进去,没效果的话也不会在投了。

和前几年不一样了,空手套白狼,在国内有个一百多平米月租金七八千的办公室,就可以招人办公,从员工身上把投入一个月内赚回来了。

成本越来越高,小公司又欠缺管理方式,两百万进去水花都不起一个,想赚钱真难。

[发帖际遇]: 黑色的风0818 乐于助人,奖励 5 分. 幸运榜 / 衰神榜
 楼主| 发表于 2020-3-31 14:13:32 | 显示全部楼层
第2章 小黑屋里的人

他说:我是直招,拉斯皮纳斯这栋楼规定就是这样,机票两千多,门牌卡七百,生活用品一百八,签证两千七,旅游签证一千,旅游签证续签六百,行政接机三百,保关一千,回程单一百七……
我说:门牌卡一般都不要钱,生活用品不要钱,旅游续签不要钱,行政不要钱,需要赔付的只是机票、临时工签、旅游签、保关,机票便宜的话只需要赔付四千多。
他说:这边整栋楼都是这样,小黑屋里还有两个人,另两个需要赔付四万。我说:我一会儿就去接你!
给我老大交代了一下,我就和行政还有司机去了传说中的‘农村’拉斯皮纳斯。

那是一栋十层的办公楼,方圆十里再无一栋十楼高的大厦,我第一次见到这座闻名已久的地方,我心想,怎么会有人选择到这种地方上班?
那边的人事给我们俩拿了临时工牌,带我们上楼赔付接人。
他在八楼,我见到了他,脑袋好像刺猬,头发一簇一簇的黏在一起,身上的短袖居然也可以皱皱巴巴的,通过他公司人事,我知道了他就是我要接的人,因为手机不在他身上,除了找下家的时候他可以拿手机,用完了要被人事收走。

电梯口有一个放垃圾的小房间,小房间的门口有一张铁质长椅,他告诉我那就是他呆了四天的地方,我问他为什么不早点找公司赔付然后离开。
他说护照还在办理工签,没回到公司,没赔付前要一直在小黑屋里。
我和他说了几句话,小黑屋的门开了,八平米左右的小房间,一半位置被黑色的大垃圾袋占据,另外一半地面上放着拆开的纸箱,这就是小黑屋里人的床。
第一次接在菲的人,一手交钱,钱到给护照,我拿了护照,出了他们办公室,身后有人叫我名字:安森,你能不能过来一下……
我以为还有什么程序没有走完,回过头却没有看到办公室门口有人,再一看,小黑屋里有两双空洞无神的眼睛在看着我。

两个月过去了,我早已忘了他们的样子,但清晰的记得他们的身形和轮廓,还有带火的目光。
火!不是怒!不是恨!不是怨!不是追梦少年眼中的奋进与追求!
那是无助的火!惊慌的火!期盼的火!绝望的火!伤心欲绝的火!
第一次,我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看到这样的目光,带着我之前想象不到还有这样一种带火的目光!
我感到震撼!

你能不能来一下……其中一人又说。
我看了看他们的人事,和我要带走的人,我不知道他们怎么知道我名字,也不知道他们找我要干嘛,聊天吗?用这种带火的目光和我聊天吗?
我走了过去。
一个人说:我在他手机的公众号里看过你的文章,你是好人,能不能也带我走,帮我赔付一部分?
我问他要赔付多少,他说四万!
 楼主| 发表于 2020-3-31 14:13:46 | 显示全部楼层
第3章 那一跪让我羞耻!

一个人说:我在他手机的公众号里看过你的文章,你是好人,能不能也带我走,帮我赔付一部分?
我问他要赔付多少,他说四万!
我问为什么这么多。
他说:我是从阿拉棒过来的,在那边被开除了,拉斯皮纳斯的人事说可以帮我赔付,人事帮我赔了八千多,我在这里做了两个月,第一个月是有半个月工资,给了三千,两周前奶奶重病,快死了,我想回家,但是这次要赔行政接人三百,工牌七百,临时工签两千七,生活用品一百八……
我心想加起来一万多,多出来的两万是哪里来的,我说:这是一万多,为什么要赔四万?
他说:我辞职,第二个月的工资公司说不给了,让我赔一万二,一个办签证的说可以帮我办旅行证回国,但是我去了大使馆,被办签证的出卖了,公司发了悬赏,谁报出我的行踪,就给谁两万五,我公司的人把我抓回来了。
我又一次大跌眼镜!
在这个圈子这么久,五年多了,我从没想到居然还有这样的事情,我为之前有人加我诉苦我就觉得烦而感到羞愧,我只是认为人各有命,我无权去安排别人的命运,别人的事情与我无关,做好自己,做自己该做的,做好工作心得,让大家都抱着真正的工作心态来菲律宾,这就够了。
但我在自己越来越如鱼得水的时候,在满心思自认为普度众生的时候,却根本不知道这些人是怎么过的。

我们这个时代的人,什么样的视频都见过了,好的不好的,都见过了,视频和传闻,早就已经变成了视频和传闻,不在生活里,不在身边。
我听过小黑屋,见过视频国人被公司打,我一直把视频就当做视频看,我真的很冷漠。
我很想帮他,但是能帮几个,我没多说话,安慰了几句离开了,在他们面前我很不安,我一直拿人各有命这句话在劝慰自己。
等电梯的时候,我们几个人都没说话,保持沉默,走廊里的喧闹声让我觉得多了一份安全感,这里很多人,不只是我和小黑屋里那带火目光的对视。

我想尽快跑出这个让我压抑的地方。
吃饭的时间,电梯挤满了人,我们还要再这里等。

‘安森,他们跪下了!’突然,我身边的人对我这样说。

电梯终于来了,而且来了好几次,前几次电梯里挤满了人,这次终于可以进去了。
进去,锁在电梯狭小的空间里,呼吸变得顺畅了,又在刹那间感觉有巨石在胸腔内翻滚。

我们三个人很安静,谁都没说话,我看到被接走的兄弟眼中的血丝在走出大厦后似乎在瞬间消失了。
他的眼中带着重获自由的柔软,我不知道他的性格怎么样,但是在那一刻他眼中尽是柔和。

在接他之前,听到他说小黑屋里故事的时候,我立刻做出决定来接他,我们不认识,第一次加好友,我不屑一个赔付的任务,对我来说简直懒得跑这一趟。
[发帖际遇]: 一个袋子砸在了 黑色的风0818 头上,黑色的风0818 赚了 2 角. 幸运榜 / 衰神榜
 楼主| 发表于 2020-3-31 14:14:01 | 显示全部楼层
第4章 万家灯火中,热泪盈眶


他的眼中带着重获自由的柔软,我不知道他的性格怎么样,但是在那一刻他眼中尽是柔和。
在接他之前,听到他说小黑屋里故事的时候,我立刻做出决定来接他,我们不认识,第一次加好友,我不屑一个赔付的任务,对我来说简直懒得跑这一趟。
来这里,只是为了想看看传说里的小黑屋和里面的人。

但是,我们的公司虽然不在一个市,我在趴赛,他们在拉斯皮纳斯,但都属于马尼拉,不同的一个市,相隔也不过二十里,却好像解开了另一个世界。
我一度感到后悔,我排斥这样不公平的遭遇,排斥,很排斥!

第一次见到小黑屋,见到那惊慌失措到喷火的目光,第一次有人而且是根本就不认识的人对我下跪。
这真神奇,可笑!可怜!可恨!可耻!
可恨可耻的是门牌卡居然要七百,阿拉棒到拉斯不过十几分钟的路居然也有接人费,本公司开除了人,人事在为他找下家公司的时候,居然还收了介绍费!可恨可耻的是,做了一个多月,最后一个月工资居然不给他们!
行政和那个人一直在聊天,我知道了小黑屋里另外两个人的故事,他们俩在一个公司,一起想要逃出那个公司,找了那个办签证的人,一起被抓……
从前有人,对我说,我会不会来到菲律宾,工作很久了,却见不到菲律宾的样子。

我都说来了就要安静工作,先把自己稳定好,过半个月之后在想着玩,要不然心就会乱。
所以我的人,都是很安静的工作,都是很稳定的工作,因为这个工作根本不难,难的是心有没有飘走!
我沉默了很久,好像是的,很久,我对他说晚上出去吃饭,带你看看马尼拉的夜景。
那天晚上,我和行政还有他,又来到了那个我经常一个人喝酒的天空酒吧IM。

还是那个站在顶楼可以看到地面和天空都好像布满星辰的半空里,还是那个傻乎乎的DJ一个人在矮一楼的楼顶晃膀子。
我热泪盈眶想过的快乐
我看着他,他埋头吃东西,不说话,然后哭了。

那晚夜色很美,星空浩瀚,遍地灯火。
棒棒响的音乐中,IM顶楼温柔的风里,他无心欣赏夜空,亦无意感受清风和音乐,吃着喝着,他说自己想过的快乐一点。
他知道我去接他,是想听他说故事,但是那时候我已经不想听了,我后悔见到那些事情,更惊悚于从小黑屋前走过面不改色的人群。
他们已经见怪不怪了。

音乐中,他压低声音却吼着一样对我说:‘那两个人,已经被关十四天了,他们说,他们已经喜欢上了小黑屋,喜欢上了黑暗。每天,他们老板上班的时候,都会有一个菲律宾人带他们两个下去……带他们和家人视频,对着视频,让他们家人看着,打他们,要钱……钱给了,就放她们走……
其实菲律宾人很好,在小黑屋里,我感觉菲律宾人很好,坏的只是中国人!他俩对我说,菲律宾人打他们,只是装装样子,让他们家人看到,去同情他们,赶快凑钱,让他们离开小黑屋……

他们俩说,很希望菲律宾人真正的用力去打他们……菲律宾人也只是给中国人打工,他们都有家庭,也不是外面混的……
现在,他们整个村的人,都知道他们出事了,整个村的人都在筹钱……哈哈……他们出名了……
那边人事也是倒霉,刚接触这个行业就到了那边做人事,那个公司十几个人事,两个坐过牢,其他一半有负债,辞职的话需要赔付一万多,他们也是身不由己……所以我不怪他们……’
 楼主| 发表于 2020-3-31 14:14:16 | 显示全部楼层
第5章 再也找不回的梦与尊严

我看着他哭,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,我不擅长安慰人,女人我都不会安慰的,让我去安慰男人,从哪下手?
我只能找话题,我说他们叫什么?
他说:那个矮个子叫张小花……

我说:啊?
他说:张小花……菲律宾名字……
张小花,艺名,和安森一样。

其实,很多人的名字我都叫不出来,只记住了一大堆的英文名,小名,外号。
我觉得这是一种尊重,我也几乎不会给人备注他们的本名,这是一个人事最基本的道德。

从前,有一个我新招来的女同事,我看到她在复制别人发的护照截图,我问她在干什么,她说别的公司人事让她帮忙曝光一个逃票的人,把他护照信息发出去。
我问:有什么作用?
她说:让大家都知道他。
我问:有什么作用?
她说:这个人,人家人事让他帮忙带两千多块钱的化妆品,但是他没去公司,逃票了。
我问:和你有什么关系?
我又说:你怎么知道这个人拿了他的化妆品,你怎么知道不是因为这个人惹了那个人事,所以人事这样恶心别人?
她说:以后不会了……

除了恶心,有什么用?
让人恶心,使自己快乐?

快乐如此简单吗?
做了这么久人事,我没被跳过票吗?我的曝光力度比谁的小吗?我报复过吗?
大家都有追梦的权利,有自主选择人生的权利,你无权干涉,亦无权打扰,每个人都一样,即使老板也有被爆头的时候,假如有一天,个人照片和信息到处曝光的是你,你该感到多恶心?

别忘了自己的使命,别忘了自己对父母的承诺,别忘了自己的追求。
可能,很小的一个不正当举动,就是你沉沦的开始!

不要和任何人争,因为那是降低自己的对追求的标准!

不和任何人争,那是降低自己的追求标准。

是啊,这个圈子就是这样,花臂满街光,背着负债辛苦工作,脸上都是身不由己,脸上都是无可奈何,都是冷漠,笑亦冷漠。
你干嘛争?干嘛融入其中?

身在其中,置身事外,逍遥自在。

想要逃离菲律宾的人也不少,他们都问过我同样的问题,你喜欢菲律宾吗?

我说:喜欢,在国内的话,我哪有东西可以写,哪有人会去看?我写过八百多万字小说,却没多少读者,菲律宾弥补了我这个遗憾。

那天之后,我看过一个聊天记录,某大厦,两人一个需要赔付八千+,另一个需要赔付九千+,九千+站在顶楼阳台,对八千+说来生再见,八千+说很高兴认识你,九千+回答我也是。
几句对话,将我本以为已站在局外的心狠狠扯了出来,世界上突然没了别人,全消失了,只有他们无助的脸,绝望的眼,软下的膝!

我以前拒绝和那些遭遇坎坷的人接触,因为无能为力,也不想去为他们曝光什么,因为证据不足也毫无意义,只会让我一个月甚至更久去消化对方传递给我的痛苦。
所以我改了,再不去写曝光文,改成工作心得文,改成社会现象文,不去针对任何一个人来写一篇文。

从那一天开始,心思乱了,不知道怎么写,写工作心得也是写,却窝囊,因为不知道有没有存在的价值!而且,又有多少人会把那些文字不当做软文的去看?
 楼主| 发表于 2020-3-31 14:14:28 | 显示全部楼层

本帖最后由 我在江湖飘 于 2020-3-30 19:48 编辑


第6章 少年,你何时归

从前,我也知道,许多人走过错路,就算一再走错,但是并非十恶不赦,最终也是选择靠双手、靠自己去弥补,不然大家也不会再菲律宾相遇。
可是也正如那个聊天记录所示,很高兴遇到你,只是在不应该待的地方相遇了。
走在他国,被人牵挂,我们每个人,身后都有一双双眼睛,温柔的眼睛,不同于菲律宾的眼睛。

那个被关在小黑屋中需要赔付四万的人,那个站在楼顶身背巨债的人,那些视频中被电击、被砸手、被围打的人。
也有人为他们祈福,为他们牵挂,为他们期待。
期待着为他们叫好!呐喊!鼓掌!

我不是一个人,我有家人,有朋友,我的家人以我为骄傲,我的朋友对我的话言听计从,我们希望彼此过得好,走得顺。
他们也一样,有家人在他们一蹶不振的时候,或许用极端的语言去鞭策。
在他们做出重大决定的时候忍着泪往心里流的放手让他走!

他们(父母)心中不安,嘴上对子女的未来表示堪忧,但为儿女准备了千言万语,就为了在他们站起来的时候送给他们。
可能老人不善表达,于是无法言语,最终只给了子女一个肯定的眼神,一句温心的问候,一顿曾经吃腻了但是忘不了的饭菜。
这却是给我们最大的鼓励,是我们踏破一切阻碍的动力!

所有我能想到的美好画面,在他和他们的世界里已经支离破碎,大家体无完肤,尊严尽毁!
黑公司,小公司,刚成立不就的公司,刚做管理不久的泥腿子们,你们给了他们这样惨重的遭遇,这是一把铁锤,砸碎了一群人的心!
让老人的最初送子女出国时候的不安,变成绝望!让期待子女成长,变成希望子女活着回家!

遇到阻力的时候,其实是一个人再次成长脱变的时候。
有了梦想,有了阻力,有了一贫如洗,想要的生活似乎遥不可及,很多时候却又让人充满动力,未来近在咫尺。
来到菲律宾,大家似乎在金钱中狂欢……
 楼主| 发表于 2020-3-31 14:14:42 | 显示全部楼层
第7章 大使馆外的混乱



大使馆门口,每天都会有很多人。

一些人是公司派去的人事和推广,在大使馆门口等着他们要等的人,那个他们公司想要跑路回国的人。
其实很多人都以为打自己员工的都是菲律宾人,其实大部分都是推广和人事。

唯一人性化的地方就是,那些出手打员工的人事和推广,并不是和被打者朝夕相处的人,都是从隔壁其他的公司借来的。
因为自己公司的人对自己同事下狠手,会乱了军心,每一个出手打人的人,都会担心有一天会轮到自己。

这类公司并不能给他们发很多的工资,比如拉斯等许多公司底薪七千起步,但是每个月押金一千,要压12个月,但是又有多少人能在拉斯那种环境里做一年?
当然有人能做一年,那就是负债累累的人,在拉斯这栋楼里,负债几十万的人太多了,不论男女,因为没有负债的人,都选择了离开这栋楼。

这栋楼一到二楼是超市,三楼是食堂,四楼到十楼是办公室,一层四个办公室,一个办公室六七十个人,是很小的一栋办公楼。
而这栋楼,目前为止,没有一个公司有属于自己上下班接送人的车,上下班都是需要走路,住在周边的民房里(别墅),走路上下班需要二十多分钟。
在马尼拉这种烈日炎炎的天空下,这栋楼每天都是上下班走路的人。

这栋楼也没有一个公司有自己的行政,接机的人是大楼所有公司共用的,是一个本地的菲律宾人。
而大使馆外面蹲点堵人的人,大部分来自他们本公司的人,因为别的公司的人也没太多时间陪他们堵人。
除了自己公司的人事和推广,会在大使馆门口蹲点,还有另一帮人在那里守候。

这帮人是专门拿着跑路人照片在门口等着领悬赏的人。
那些偏远地区公司的人如果跑路了,公司的人事会立刻在群里发布悬赏信息,而那些本来是帮人办理临时证件的人,摇身一变,成了领悬赏的‘赏金猎人’。
帮人办个旅行证,忙前忙后,也赚不到三千块钱,但是公司发布的每一个悬赏,都是两万人民币起步,甚至有十几万人民币的悬赏。
这比帮人办旅行证赚钱多了。

还有一帮人,就是业务比较繁忙的中介,他们也有帮人办旅行证的业务,这帮人也不可靠,毕竟办一个证拿到的钱太少了,拿了公司的悬赏,可是最少两万多。
所以在看到悬赏的时候,他们也会顺便赚悬赏。
这些人,每天都会在大使馆门前晃悠,有很多跑路的人,都是被这些人给出卖了,给告密了。

很多赔付不起的人,跑路之前,都会买把折叠刀在身上,因为很多人来菲律宾都是欠了债,根本赔不起钱的。
之前就有跑路的人回国后对我说过:装把刀在身上,杀个人被抓了,也比被公司带回去打的半死在逼家人给钱好。
而且这些公司开除人不会打招呼,所以这栋楼很多人感觉自己撑不下去了,就会跑路。
发表于 2020-3-31 14:14:42 | 显示全部楼层
人生至恶是善谈人过;人生至愚恶闻己过!
发表于 2020-3-31 14:15:01 | 显示全部楼层
刚刚看到 精彩,更新啊
发表于 2020-3-31 14:15:17 | 显示全部楼层
关注收藏了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联系我们|网站地图|Archiver|众赢馬娱乐论坛| ( 众赢馬娱乐论坛 )

GMT+8, 2020-7-3 21:41 , Processed in 0.120094 second(s), 31 queries , Gzip On.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