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赢馬体育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优乐娱乐城 招商广告位
查看: 116|回复: 6

[香港動態] 一个老香港人对当前乱局的思考和预测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9-11-17 20:46:19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中秋节快乐

马上注册赢博,结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社众赢。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注册

x
备注:这是来自一个对香港有爱的老香港人的投稿,其对于当前局势的思考。

这几天香港中文大学成为战场,令我这个老中大毕业生百感交集。因身处外地,如果有“护校队”成立的话,一定报名参加。
从报道所见,事发地“中大二桥”平时只是一个很偏僻的地方,要阻止学生上去搞破坏是很容易的事,随便组个人链就可以挡住搞事者上桥。

现在搞到这么大阵仗,最终全校停课,恰逢期末考试,将来考研和找工作都受影响,那些不闹事的学生也受到惩罚。为什么没有别的中大学生挺身而出,保护校园,我也很不能理解。
1.jpg
更不能理解的,是为什么中大今次成为急先锋。

中大是由一批南下文人创办,以中国文化的传承者自居,它的中国研究中心和中国文化研究所都赫赫有名,声誉极高。

我当年报读中大,也是因为这点,更选读了新儒家精神发源的新亚书院。

在今年6月,我见到新亚学生会的对外公开信,全部以粗俗粤语白话文写就,中文的典雅荡然无存,简直气得要吐血。创办人钱穆见到这样的信,恐怕也要从墓中跳起来吧!

内地人不太了解香港的大学的学生会文化,这几天侠客岛找来84年港大学生会会长冯炜光写的长文,有很详尽的解释。我来补充一些。
高度政治化的香港学生会和此次暴乱的关系”

我读中大时,也有搞过学生会属会的活动,学界的术语叫“上庄”,即担任干事。干事会称为内阁,一个庄大概有十多个干事,会长、副会长、宣传、财务等。

每个庄的头等大事是“倾庄”,即协助下一届干事谈政纲,要谈好几个月,要政治理念一致才能组庄。投票选举前要举办马拉松式的咨询大会,向同学介绍自己的政治理念。

如果有到场,你还以为去了是联合国大会,从人权、民主、台湾问题,无所不包,但就是没有校政。
我当年上的只是小庄,当时的咨询大会只花了10个小时,如果是学生会那样的大庄,一般要几天几夜。但其实出席咨询大会主要是“老鬼”,即之前几届的干事和毕业校友,真正的学生很少。
3.jpg
真正能在学生会经过地狱式倾庄、上庄的人,都已经饱经摩练,意志坚强,搞社会运动是小菜一碟
香港的学生会高度政治化,而且介入现实政治生活,在全世界也是很奇特的现象。你说哈佛、剑桥那样的顶尖大学,也不会介入现实政治,最多搞一两个议题,而且是以校园内为主。

香港的学生会要冲击立法会,不过最多一小时车程的事,也太方便了。这么容易有社会光环,对学生来说,是很大的诱惑。

香港的学生会越走越偏激。

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,大学是精英教育,大学生很容易找到高薪厚职,搞学生会不会影响升学就业,甚至可以成为人生履历。

九十年代后,大学扩招,再加上内地生大量来港,如果花大量时间精力搞学生会,将来在就业升学的竞争力将大不如人。

近年来,香港的学生会越来出现职业化的趋势,出路大多是绿色和平这类维权组织,或做议员助理,政党政治主任。

他们的职业前景,又取决于当时在学生会时的工作是否“出位”,曝光率是否足够,这也导致学生会越来越偏激,成为一个恶性循环。
  
内地称这些上街青年和学生为“废青”,而他们的纲领、策略和目标,归纳起来就两个字“揽炒”,用规范汉语来说,就是“玉石俱焚”。

上世纪八十年代,当时在广场的指挥者C女士也曾经表示“我们就是要把事情闹大,就是要有blooding,才能唤醒民众,但我必须全身而退。”

结果呢,她去了美国以后从商。当时我看到她说的这段话,不寒而栗。
今天香港学生会那班人面临的处境是一样的。

只有闹大了,他们才好收场,无论是海外申请学位,甚至政治PH,或将来从事地区选举,闹得越大才越符合他们的利益.

否则,如果运动无忌而终,他们面对的将是无穷的检控和社会的谴责,学业和就业都前景黯淡。

香港闹到如此的三大因素:美国、联B以及两个女人
首先,最大的责任方,当然是美帝。

打压中国,已经是美国朝野上下共识的基本国策,当然不会放过如今香港这个机会,为中国添乱。

美国甚至不要做什么,只要它有这个基本态度,以它的影响力,足以影响大局。
特区政府为何迟迟不敢强硬对付暴徒?

为什么美国警察遇到同样情况可以开枪,香港警察就不可以?

香港特区政府高层都要向外界公布财产状况,他们大都在英美加拥有价值不菲的物业,前后几任特首,其家人都持外国护照。

美国可以随时宣布制裁香港政府官员。

这些官员怎会不怕?根本强硬不起来。
讽刺的是,唯一铁了心要向内地靠拢的特首曾荫权,打算卸任后要在内地定居,反而因为在深圳租房而被指受收利益,而被抓了起来,尽管法庭最后说他是冤枉的。
22.jpg
美国在香港问题上的取态已经是公开的秘密。你见到中国留学生在德国、在澳洲怒对港独分子,你见过在美国的中国留学生有这样做吗?

美国是中国留学生最多的地方,反而最不敢发言,否则马上就把你遣送回去。大家都心里有数。
第二个最大的责任方,是中央治港班子。

在这里不太方便讲太多,我只讲一点,就是统战路线出现了严重错误。

这么多年来,中联办热衷搞各种联欢晚宴,打交道都是总商会,各种协会,同乡会;八项规定都出来了,还一直吃吃喝喝,其实很多香港人看在眼里都不是味儿。
中央统战真正应花大功夫的是基层工作、尤其是青年工作。

最近香港的事态也都说明,青年工作是完全失败。不要说都是美帝的因素,你有无尽资源,有祖国做后盾,每年大量政府补贴的香港内地青年交流考察团,军事体验营,还搞成这样,不需要检讨吗?
我举一个例子,在上世纪八十年代,中联办每年的年度酒会都会邀请香港各大学的学生会,最近几十年当然避之不及。

但你连学生会的统战工作都不想去做,青年工作又如何开展?如果都是自己人,你好我好大家好,那又何须统战?

在香港这个“白区”,反而丢掉共产党人艰苦朴素的朴实作风,不接地气,走上层路线搞小圈子,真是怪事。

第三个最大责任方,是香港特区政府,其中的某些官员。

我曾经在香港政府工作过好几年,有搞过政策研究,也和所谓的泛民主派打过交道,所以有更多一些的观察。这个话题也比较不犯忌,所以可以多说几句。
在我看来,今天香港的政治困局,是两个女人造成的

第一个女人,是特区政府成立后的教育局长罗范焦芬,在我看来,她简直是香港的历史罪人。


8*9年后,邓小平说过“过去十年我们最大的失误是在教育。”

今日香港的年轻人离内地越来越远,不惜上街暴力示威、反中;都是回归后的教育失误造成的。
在我读中学年代,香港仍是殖民地统治,“中国历史”和“历史”,是两门独立的科目,并且是必修科。

“历史”是西方的学科模式,以数据、逻辑讲述世界历史发展,例如讲工业革命对全球经济的影响,比较偏近专题式的研究。
“中国历史”则比较传统,讲历代治乱兴衰,材料来自史记、资治通鉴这些传统史料,比较唯心。

但英国人不会管你中国人如何讲述自己的历史,基本不会干预。历史是中国人的信仰,中国的史学也许不那么科学,但是一种传承,以锵锵的古典语文讲述民族历史,才会融入真正的中国文化。
在传统史学的熏陶下,英国人治下的香港,不夸张地说,在当时华人社会中是民族情绪最浓烈的,对中国,对身为中国人的认同感最高。

许多内地人不知道的是,在七八十年代,所有香港的大学学生会都是亲中的,而且在当时港英政府的打压下,都强烈支持主权回归中国。香港影视的霍元甲、陈真、黄飞鸿,民族情感强烈无比。
特区政府成立后,情况反而调转过来。

罗范上台后,推行教育改革,中学设两门历史课不符合效益,所以就合并为一科。

现代史学更为强势,传统的中国史学一下就被消融进入世界历史,成为冷冰冰的历史教材

香港中学没有思想教育、没有国民教育。

殖民地时代的中国历史课程就是国民教育,告诉香港人何为中国,何为中国人。

特区政府取消独立的中国历史科,等于自毁长城。

上世纪八十年代末的事件,不管结果如何,当时香港人还是无比投入,感同身受;其后华东水灾、汶川地震,都是血溶于水。

但今日的香港年轻人都是回归后接受教育,对中国感情日益淡薄,这是谁的责任?
罗范做的另一件错事是强推教育改革,以成本效益做考核。

在港英时代,中学老师都是公务员,薪高粮准,无后顾之忧。

教改之后,新入职老师都是合约制,薪水少一大半,每年还要面临续约压力。

另外,教改令老师面临更多考核,压力和工作量都大增,当年有多位老师连环跳楼自杀,整个教育界都与政府为敌。
香港老师的处境到今日都没有改变,对政府怨声载道。

在上世纪八十年代,内地“卖茶叶蛋不如做导弹的”,老师和教学研究人员待遇低下,对学生自然阴阳怪气,没有好话。

近几十年来,内地老师待遇逐步提高,教育界成为社会稳定的重要力量,而香港则是反过来,老师对政府不满,对社会不满,对工作不满,负能量都转移到学生上来。
第三个重大错误,是将通识教育列做高考必修科目之一。

通识教育的主要作用是训练批判性思维和思辨能力,这一般是大学才有的科目,列入中学必考科目,是否适当?

通识的理念先进,但是否先进的就是适合的?法国高考还将哲学列入必修科,为什么其他国家不学?
在香港中学推行强制性的通识,还有很多现实的问题。

由于通识没有教材,老师只能拿媒体报道作为材料,但香港媒体竞争激烈,立场鲜明,只有偏颇的报道才能吸引眼球,用来做教材更是错上加错
通识教育讲究批判性思维,越是把答题写得更争议性就越能拿高分。

但问题是,任何社会都用禁忌和底线,是不允许讨论的。

美国中学生能把“犹太人和黑人基因那个更强”作为研究题材吗?德国中学生能把“纳C对德国的经济贡献”作为研究课题吗?
香港本质上,是为内地服务,说穿了内地就是香港的金主和老板,是服务对象。

内地有许多人所周知的政治禁忌,让香港的中学生天天翻来覆去讨论的。这对香港有何好处?
在殖民地时代,英国人为了不刺激内地,会禁止抹黑中国的电影上映,课程和教材也不会出现抹黑中国的内容。到了主权回归后,却反了过来,岂非怪事?
678.jpeg

更不要忘了,因为历史因素,香港教育界与政府的关系是很恶劣的

关于香港政局或内地发展的题目,在每年的高考通识试卷都会出现。

按提倡批判性思维的评分标准,如果面对高考压力,你会如何回答?你会如何温习,准备答题策略?

在这样环境下教育出来的香港中学生,不反中国,不反政府,反而有鬼了。
至于第二个女人,因为禁忌太多(备注,林郑)。就不能多说了。

总之她是一个奇蠢无比的女人,她自己也在讲话中承认,自己造成了这场浩劫,不知如何收场(在美国商会的讲话,被人录音了)。

基本上她最近在香港的每一次公开说话,都造成民意大幅逆反,然后更多暴力出现。
香港的活动会如何收场?
一个最基本的判断是:运动肯定不会平息,要做好长期斗争的准备。

美国好不容易碰上这样的机会,怎会轻易收手?
香港警方肯定不会大规模强力push。

原因前面说了,很多政府高层,甚至警队高层都在西方国家有物业,过往很多高官在退休后都在海外定居。

之前连续几任的警务处长,在退休后都到上市的私人公司任职,这些都是事实。他们必须考虑退路。
内地网民很多呼吁JFJ 开进香港,并强力push,但这只是一种口号式的宣泄,实际上可行行不高。
如果JFJ进香港,香港黑衣人第一件事就是躲起来,不再上街,因为知道这次来真的了。

但之后JFJ能怎样做?难道能在街上无差别地fire吗?那怎么知道哪些是港D分子,哪些是爱国人士?
如果香港不长期军管,JFJ出兵后又撤了回去,那些黑衣人很快又会冒头,甚至演化成游击战,你来我往,形势更加恶化。

JFJ没有执法功能,不可能在没有军管的情况下,上门辨别,逮捕暴力港D分子。
而如果香港长期J管,那它的经济功能就会被废掉。

对中国来说,实际效果就等于如果香港暴力活动全面失控,两者都是一样的差,中国还要背上“J事ZY”的罪名。

从中央的角度来看,只要香港的风潮不波及到内地,不宣布独L,就没有出动武装力量干预的必要。

情况就和台湾一样,只要它不反G大陆,不宣布独立,打它干什么?如果连台湾都不会打,更没有打香港的必要。
这种沙盘推演,相信双方都有进行。

对“废青们”来说,事情越闹越大,只会有两种结果:

一种是政府全面退让,他们就会成为某些香港人心中的英雄,之后在选举中获得票源;

一种是JFJ出兵,马上就可以申请西方政治庇护,在海外做英雄。

两种局面对他们来说都是赢局。唯一的输局就是运动现在就平息下来,他们将面对连串的法律后果,政治上也所获不多。

香港未来的发展局势可能有几种:

一种是黎巴嫩、萨拉热窝模式,都是从一个繁华的区域经济中心,因为政治纷争走向衰败,这当然是最差的。

一种是北爱尔尔模式,整个社会陷入极端的分裂,恐怖暴力层出不穷,但这毕竟不是最差的。

在各方和解之后,北爱尔兰的经济马上起飞,现在是全球科技中心。

事实上,如果香港能彻底解决内部纷争,和深圳一起能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科技金融中心,现在看起来只是一种梦想。
还有一种是赤军旅模式。

日本在上世纪六十年代的社会浪潮后,其中的极端份子转入地下,成为全球性恐怖组织赤军旅,但最终没什么影响。

如果这样,对香港来说也是一种好的结局,最后一小撮极端份子被孤立化,其他人继续赚钱大业。
在香港暴力示威份子看来,最理想的当然是光州模式,韩国经历多场暴力示威后,终于迎来民主。

但我觉得这是最不可能的。他们的终极诉求是双普选,这是不可能的。

单单要推翻一个全国人大已经做出的决议,你知道在程序上有多难?这也是他们根本不在意或故意忽略的。
总之,香港社会已经撕裂成这样,之后还将面临一系列的经济问题,寄望像之前占中运动那样和平解决,慢慢平息,是不可能了。

最后,我谈几点个人对如何解决香港这场政治危机的建议。
在短期来说,是要重组政府班子。

现在林郑已经是无心恋战,只等着体面下台,其他政府高层都是事不关己,看她出洋相的心态,整个政府已经是无人驾驶状态。
反过来,在示威者这边,他们决绝,有核心理念,无所畏惧。

国共之争的经验显示,有理念和信仰的组织,战斗力和无理念信仰的组织相比是天渊之别。
政府当务之急是,不管林郑是否下台也好,马上要组织一个年轻,有热诚的专责团队来应对这场危机

现在是各部门各自为政,一盘散沙,得过且过,都在等中央拍板。这样是很不负责任的。

你一个月拿几十万的工资,中央领导一个月工资可能不到你十分之一,你叫中央领导来帮你想办法?(备注,林郑住在中环李嘉诚长江中心边上的政府大楼里,每年年薪57万美元)
在警队方面,我个人对其工作很不满。香港警察每年几百亿的经费,700万市民有3.6万警察,警民比例全球最高,工资又差不多全球最高,就是这样的水平?
这次的运动,主战场不在街头,而是在网上。

香港警方在街头搞人海战术,疲于奔命,两面不讨好,但在网上取得了什么战绩?

警方的对暴力份子的活动事先一无所知,全部是被动应对,吃力不讨好。
  
暴力份子都是通过网上来统筹,指挥,香港不能断网,那你可以派人上网卧底啊!

派一万个警察,一人一部电脑上网,效果肯定要大于派一万个警察上街。
到现在,一个背后策划、组织的人都没有抓到,情报工作完全失效。
中期方面,中联办要检讨统战工作,不要老是和商界,友好团体混在一起。

你天天和那些人混在一起,大家互拍马屁,场面花团锦绣,工作当然好做,但在香港目前的环境下,一点用都没有。
未来几年,香港的政治生态会更加恶劣,中央下来的人应该抛掉幻想,做好艰苦奋斗的心理准备,不是来香港混吃混喝的,要走基层,接地气,以村官的心态来解决问题。
长期方面,当然是重抓青年工作。青年是未来的希望。现在香港闹成这样,不敢想象十年之后会变成怎样,不要说港独,变成反华基地都有可能。
青年工作是特区政府和中央治港班子未来最重要的工作,不要想着大湾区怎样了,如果青年工作做不好一切都是免谈。
如何做好青年工作,可以再写几万字,几十条建议。我在这里只谈很多人忽略的一点,香港年轻人参军的问题。
我当年中文大学毕业的时候,有同学和我说,他最想要的工作是当解放军,但找不到门路。因为内地规定香港人不能参加解放军。
我不知道这条规定从何而来,但在我看来,完全应该废除。香港人也有爱国和参军的权利,这样被剥夺是很不合理,更造成对中央的隔膜。
  
以我在内地的观察,当过兵的人,对政府的向心力是最高的,也是维护政Q稳定的基本盘。

更何况一个当过兵的人,通过亲朋好友的关系网,起码能影响五个以上的人,拥护政权。如果放在香港,效果是惊人的。
中央要有效管治香港,不可能连一个最核心的基本盘也没有。

过往是靠中资机构员工,但可靠度和战斗力远远不及当过兵的人。

如果今天能有退役的香港青年上街和和那些纵火犯、暴力份子做抗争,效果会何等不同。

[发帖际遇]: 半神仙 在网吧通宵,花了 2 角. 幸运榜 / 衰神榜
发表于 2019-11-17 20:48:35 | 显示全部楼层
2017大吉大利
只能说;要忍住,忍住,再忍住!!
发表于 2019-11-19 18:36:53 | 显示全部楼层
2017大吉大利
俺顶一个,新人就是为了在九赢论坛混多一点经验.加油!!!
发表于 2019-11-28 04:23:13 | 显示全部楼层
路过,友情帮顶
发表于 2019-11-28 07:50:57 | 显示全部楼层
别做傻事。不要赌博。活着就有希望。还有,我劝告你。任何已赢钱为目的赌博,都已洗白告终。
发表于 2019-11-28 07:56:35 | 显示全部楼层
说出你的故事
发表于 2019-12-1 21:46:23 | 显示全部楼层
未经清贫难成人,不受打击老天真。自古英雄出炼狱,从来富贵入凡尘。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联系我们|网站地图|手机版|Archiver|赢馬策略论坛| ( 赢馬体育论坛 )

GMT+8, 2019-12-15 02:45 , Processed in 0.090413 second(s), 15 queries , Gzip On.

返回顶部